<nav id="ccigw"></nav>
<tt id="ccigw"><tt id="ccigw"></tt></tt>
  • 陳亮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譯文及賞析

    陳亮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譯文及賞析

    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

    宋代:陳亮

    危樓還望,嘆此意、今古幾人曾會?鬼設神施,渾認作、天限南疆北界。一水橫陳,連崗三面,做出爭雄勢。六朝何事,只成門戶私計?

    因笑王謝諸人,登高懷遠,也學英雄涕。憑卻長江,管不到,河洛腥膻無際。正好長驅,不須反顧,尋取中流誓。小兒破賊,勢成寧問強對!(強對 一作:疆場)

    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譯文

    登樓極目四望,不覺百感交集,可嘆自己的這番心意,古往今來,又有幾人能夠理解呢?鎮江一帶的山川形勢極其險要,簡直是鬼斧神工,非人力所能致。然而這樣險要的江山卻不被當作進取的憑藉,而是都看成了天設的南疆北界。鎮江北面橫貫著波濤洶涌的長江,東、西、南三面都連接著起伏的山崗。這樣的地理形勢,正是進可以攻,退可以守,足以與北方強敵爭雄的形勝之地。六朝的舊事,原來全不過是為少數私家大族的狹隘利益打算!

    于是笑王謝等人,他們空灑英雄之淚,卻無克服神州的實際行動。他們依仗著長江天險,自以為可以長保偏安,哪里管得到廣大的中原地區,長久為異族勢力所盤踞,廣大人民呻吟輾轉于鐵蹄之下呢?憑借這樣有利的江山形勢,正可長驅北伐,無須前怕狼,后怕虎,應該象當年的祖逖那樣,中流擊水,收復中原。南方并不乏運籌帷幄、決勝千里的統帥,也不乏披堅執銳、沖鋒陷陣的猛將,完全應該象往日的謝安一樣,對打敗北方強敵具有充分信心,一旦有利之形勢已成,便當長驅千里,掃清河洛,收復國土,何須顧慮對方的強大呢?

    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注釋

    ①多景樓:在江蘇鎮江市北固山上甘露寺內,北面長江。

    ②王謝諸人:泛指當時有聲望地位的士大夫。

    ③小兒破賊:《通鑒》記淝水之戰、謝安得驛書,知秦兵已破,時方與客圍棋,攝書置床上,圍棋如故??蛦栔?,徐答曰:“小兒輩遂已破賊?!碑敃r率軍作戰的是其弟侄,故稱“小兒輩”。

    ④強對:強敵也。

    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賞析

    這是一首借古論今之作。多景樓,在鎮江北固山上甘露寺內,北臨長江。這首詞的寫作背景是孝宗淳熙十五年春天,陳亮到建康和鎮江考察形勢,準備向朝廷陳述北伐的策略。詞的內容以議論形勢、陳述政見為主,正是與此行目的息息相通的。

    開頭兩句,凌空而起。撇開登臨感懷之作先寫望中景物的俗套,大筆揮灑,直抒胸臆,借景抒情:登樓極目四望,不覺百感交集,可嘆自己的這番心意,古往今來,又有幾人能夠理解呢?因為所感不止一端,先將“此意”虛提,總攝下文。南宋乾道年間鎮江知府陳天麟《多景樓記》說:“至天清日明,一目萬里,神州赤縣,未歸輿地,使人慨然有恢復意?!睂τ谝越洕宰载摰脑~人來說,“恢復意”正是這首詞所要表達的主題思想,圍繞這個主題思想的還有對南北形勢及整個抗金局勢的看法。以下抒寫作者認為“今古幾人曾會”的登臨意?!敖窆拧币徽Z,暗示了此詞是借古論今。

    接下來兩句,從江山形勢的奇險引出對“天限南疆北界”主張的抨擊?!肮碓O神施”,是形容鎮江一帶的山川形勢極其險要,簡直是鬼斧神工,非人力所能致。然而這樣險要的江山卻不被當作進取的憑藉,而是都看成了天設的南疆北界。當時南宋統治者不思進取,茍且偷安,將長江作為拒守金人南犯的天限,作者所抨擊的,正是這種藉天險以求茍安的主張?!皽喺J作”三字,亦諷亦慨,筆端帶有強烈感情。

    “一水橫陳,連崗三面,做出爭雄勢?!辨偨泵鏅M貫著波濤洶涌的長江,東、西、南三面都連接著起伏的山崗。這樣的地理形勢,正是進可以攻,退可以守,足以與北方強敵爭雄的形勝之地?!白龀觥币徽Z,表達了詞人目擊山川形勢時興會淋漓的感受。在詞人眼中,山川仿佛有了靈氣和生命,活動起來了。

    他在《戊申再上孝宗皇帝書》中寫道:“京口連崗三面,而大江橫陳,江旁極目千里,其勢大略如虎之出穴,而非若穴之藏虎也?!彼^“虎之出穴”,也正是“做出爭雄勢”的一種形象化說明。這里對鎮江山川形勢的描繪,本身便是對“天限南疆北界”這種茍安論調的否定。在作者看來,山川形勢足以北向爭雄,問題在于統治者缺乏爭雄的遠大抱負與勇氣。因此,下面緊接著就借批判六朝統治者,來揭示現實中當權者茍安論調的思想實質:“六朝何事,只成門戶私計?”前一句是憤慨的斥責與質問,后一句則是對統治者劃江自守的茍安政策的揭露批判,——原來這一切全不過是為少數私家大族的狹隘利益打算!詞鋒犀利,入木三分。

    換頭“因笑”二字,承上片結尾對六朝統治者的批判,順勢而下,使上下片成為渾然一體。前三句用新亭對泣故事,“王謝諸人”概括東晉世家大族的上層人物,說他們空灑英雄之淚,卻無克服神州的實際行動,借以諷刺南宋上層統治集團中有些人空有慷慨激昂的言辭,而無北伐的行動?!耙矊W英雄涕”,諷刺尖刻辛辣,鞭辟入里。

    “憑卻長江,管不到、河洛腥膻無際?!彼麄円勒讨L江天險,自以為可以長保偏安,哪里管得到廣大的中原地區,長久為異族勢力所盤踞,廣大人民呻吟輾轉于鐵蹄之下呢?這是對統治者“只成門戶私計”的進一步批判?!肮懿坏健比?,可謂誅心之筆。到這里,由江山形勢引出的對當權者的揭露批判已達極致,下面轉面承上“爭雄”,進一步正面發揮登臨意。

    “正好長驅,不須反顧,尋取中流誓?!敝辛魇?,用祖逖統兵北伐,渡江擊楫而誓的故實。在詞人看來,憑借這樣有利的江山形勢,正可長驅北伐,無須前怕狼,后怕虎,應該象當年的.祖逖那樣,中流擊水,收復中原。這幾句詞情由前面的憤郁轉向豪放,意氣風發,辭采飛揚,充分顯示出詞人豪邁朗爽的胸襟氣度。

    歇拍二句,承上“長驅”,進一步抒寫必勝的樂觀信念?!靶浩瀑\”見《世說新語·雅量》。淝水之戰,謝安之侄謝玄等擊敗苻堅大軍,捷報送達,謝安方與客圍棋,看書畢,緘默無語,依舊對局??蛦柣瓷侠?,答曰:“小兒輩大破賊?!薄皬妼Α?,強大的對手,即強敵?!度龂尽り戇d傳》:“劉備天下知名,曹操所憚,今在境界,此強對也?!弊髡哒J為,南方并不乏運籌帷幄、決勝千里的統帥,也不乏披堅執銳、沖鋒陷陣的猛將,完全應該象往日的謝安一樣,對打敗北方強敵具有充分信心,一旦有利之形勢已成,便當長驅千里,掃清河洛,收復國土,何須顧慮對方的強大呢?作者《上孝宗皇帝第一書》中曾言:“常以江淮之師為虜人侵軼之備,而精擇一人之沈鷙有謀、開豁無他者,委以荊襄之任,寬其文法,聽其廢置,撫摩振厲于三數年之間,則國家之勢成矣?!痹~中之“勢成”亦同此意。作者的主張在當時能否實現,可以置而不論,但這幾句豪言壯語,是可以“起頑立懦”的。到這里,一開頭提出的“今古幾人曾會”的“此意”已經盡情發揮,全詞也就在破竹之勢中收筆。

    同樣是登臨抒慨之作,陳亮的這首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和他的摯友辛棄疾的《水龍吟·登建康賞心亭》便顯出不同的藝術風格。辛詞也深慨于“無人會登臨意”,但通篇于豪邁雄放之中深寓沉郁盤結之情,讀來別具一種回腸蕩氣、抑塞低回之感;而陳詞則縱論時弊,痛快淋漓,充分顯示其詞人兼政論家的性格。從藝術的含蘊、情味的深厚來說,陳詞自然不如辛詞,但這種大氣磅礴、開拓萬古心胸的強音,是足以振奮人心的。

    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簡評

    上片借批判東晉統治者偏安江左,譴責南宋統治者不圖恢復中原?!耙凰比?,指出地形對南宋有利,應當北上爭雄。但是,南宋朝廷頹靡不振,緊步六朝后塵,“只圖門戶私計”,同樣茍安于一隅。

    下片抨擊空論清談。作者認為,真正的愛國者應當象東晉的祖逖那樣,中流擊楫,義無反顧。全詞議論精辟,筆力挺拔,大有雄視一世的英雄氣概。劉熙載曾在《藝概》中將陳亮與辛棄疾相提并論:“陳同甫與稼軒為友,其人才相若,詞亦相似?!?/p>

    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作者介紹

    陳亮(1143—1194)原名汝能,后改名陳亮,字同甫,號龍川,婺州永康(今屬浙江)人。婺州以解頭薦,因上《中興五論》,奏入不報。孝宗淳熙五年,詣闕上書論國事。后曾兩次被誣入獄。紹熙四年光宗策進士第一,狀元。授簽書建康府判官公事,未行而卒,謚號文毅。所作政論氣勢縱橫,詞作豪放,有《龍川文集》《龍川詞》,宋史有傳。

    【陳亮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譯文及賞析】相關文章:

    1.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陳亮詞作賞析

    2.《念奴嬌登多景樓》譯文與賞析

    3.陳亮《念奴嬌·登多景樓》宋詞賞析

    4.念奴嬌登多景樓詩歌賞析

    5.念奴嬌登多景樓宋詞賞析

    6.念奴嬌登多景樓原文賞析

    7.《念奴嬌登多景樓》賞析

    8.念奴嬌登多景樓賞析


    緩存時間: 2022-12-22
    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直播,美女呗男生操到高潮视频在线观看,伊人色色,在线亚洲h,欧美美女丝交